快捷搜索:

最主要的当然是李林用自己发明的黑火药制作出

但是床弩还是次要的,最主要的当然是李林用自己发明的黑火药制作出来的东西,经过五天的研制,李林终于制造出了一批成型的黑火药,直接在自己的帅帐旁边又直起来一个营帐,黑火药就放在里面,谁也不准靠近,而且还要防止潮湿,黑火药制造出来了,但是要把黑火药变成一个有效的武器,可不是李林这三五天就能制造好的,所以李林早就想好,这么短暂的的时间,也做不出来什么神武大炮了,甚至是什么突火枪也制造不出来,直接就把火药与弓弩结合到一起就好了,床弩就好比是火炮,而让床弩发出的箭矢可以当做炮弹,这既是李林最大的难题。
 
    “砰!”一声巨响,从李林的幽辽军大军传来,在秋末这样的天气里,没有蝉鸣,青蛙叫,没有莺鸟啼的,这么一个突兀的爆炸声音,简直就如同地震了一样,无论是幽辽军大营,还是对面的许昌城头,听到这一生巨响,皆是骚动起来。
 
    当然,许昌城头也即是骚动一阵,随即一看什么事情也没有,没有地震,没有海啸,没有火灾,没有狂风暴雨,最主要的是也没有敌军来攻城,所以很快就稳定下来,城头上的守军皆是奇怪的探着脖子,遥望着不远处的幽辽军大营,看看这敌人到底有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 
    与许昌的城头形成鲜明的对比,幽辽军这边可是晃了神,这么大的一声巨响,这是怎么了,众人下意识都感觉地面一阵,赵云等几名将军立即冲出营帐,大喊道“怎么回事,哪里传来的声响!”
 
    立即有士兵道“将军,不是营中,乃是营外林子之中!”
 
    赵云立即喊道“立即禀告主公,各营马夫无语的对赵云道“将军,刚才一声巨响,马匹有些受惊,所以准备的时间有点长了,还望将军见谅!”
 
    赵云那里还敢当误时间,立即说道“无事,无事,骁骑营立即上马!随某出营看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骁骑营将士喊道,随即赵云便带着骑兵出营,虽然没有李林的指令,但是赵云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李林的回应,在这样的大战之中,谁不是紧绷着神经,万一真的是有大事怎么办,所以赵云也就先点军出营了,而就算是李林知道了,也不会怪罪。
 
    其实赵云不知道,这巨响就是李林所为,既然是做实验,当然自己做好了之后就要实验了,将床弩盖上麻袋,就小心的从营里推了出来,到了营外的林子里面,李林看着一个大叔,道“就他了!干掉他!”说着,几名护卫营的将士便将盖着床弩的麻袋拿下来,麻利的开始卷动的齿轮,将床弩的弓弦绷紧,在将李林制作好的特殊的箭矢放在床弩的箭槽之中,当然了,这都是李林训练出来的结果。
但是床弩还是次要的,最主要的当然是李林用自己发明的黑火药制作出来的东西,经过五天的研制,李林终于制造出了一批成型的黑火药,直接在自己的帅帐旁边又直起来一个营帐,黑火药就放在里面,谁也不准靠近,而且还要防止潮湿,黑火药制造出来了,但是要把黑火药变成一个有效的武器,可不是李林这三五天就能制造好的,所以李林早就想好,这么短暂的的时间,也做不出来什么神武大炮了,甚至是什么突火枪也制造不出来,直接就把火药与弓弩结合到一起就好了,床弩就好比是火炮,而让床弩发出的箭矢可以当做炮弹,这既是李林最大的难题。
 
    “砰!”一声巨响,从李林的幽辽军大军传来,在秋末这样的天气里,没有蝉鸣,青蛙叫,没有莺鸟啼的,这么一个突兀的爆炸声音,简直就如同地震了一样,无论是幽辽军大营,还是对面的许昌城头,听到这一生巨响,皆是骚动起来。
 
    当然,许昌城头也即是骚动一阵,随即一看什么事情也没有,没有地震,没有海啸,没有火灾,没有狂风暴雨,最主要的是也没有敌军来攻城,所以很快就稳定下来,城头上的守军皆是奇怪的探着脖子,遥望着不远处的幽辽军大营,看看这敌人到底有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 
    与许昌的城头形成鲜明的对比,幽辽军这边可是晃了神,这么大的一声巨响,这是怎么了,众人下意识都感觉地面一阵,赵云等几名将军立即冲出营帐,大喊道“怎么回事,哪里传来的声响!”
 
    立即有士兵道“将军,不是营中,乃是营外林子之中!”
 
    赵云立即喊道“立即禀告主公,各营备战,小心敌军偷袭,立即备马,骁骑营随某出营看看!”赵云等一帮人当然不放心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这几天怪事这么多,几天之中,无论白天黑夜,主公的帅帐周围都会飘散着浓郁的刺鼻味道,而且主公还不让众人看个究竟,而这几天,众人刚刚适应,这又来了一声巨响,这可如何是好。
 
    过了一阵,赵云等一众人的马屁才准备好,马夫无语的对赵云道“将军,刚才一声巨响,马匹有些受惊,所以准备的时间有点长了,还望将军见谅!”
 
    赵云那里还敢当误时间,立即说道“无事,无事,骁骑营立即上马!随某出营看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骁骑营将士喊道,随即赵云便带着骑兵出营,虽然没有李林的指令,但是赵云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李林的回应,在这样的大战之中,谁不是紧绷着神经,万一真的是有大事怎么办,所以赵云也就先点军出营了,而就算是李林知道了,也不会怪罪。
 
    其实赵云不知道,这巨响就是李林所为,既然是做实验,当然自己做好了之后就要实验了,将床弩盖上麻袋,就小心的从营里推了出来,到了营外的林子里面,李林看着一个大叔,道“就他了!干掉他!”说着,几名护卫营的将士便将盖着床弩的麻袋拿下来,麻利的开始卷动的齿轮,将床弩的弓弦绷紧,在将李林制作好的特殊的箭矢放在床弩的箭槽之中,当然了,这都是李林训练出来的结果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