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

望着自己的样子宇都晴子那本来就被酒精刺激的

“其实,这些年来我一直挺勉强自己的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宇都晴子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如果不是宇都流的几个人帮我撑着,或许我早就撑不住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父亲并不是个合适的父亲,但是我知道他这些年有后悔。”宇都晴子看起来很想倾诉:“但是,他曾经做出这种事情,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真正原谅他的。”
 
    这一晚上,宇都晴子说了很多,也喝了很多,苏锐也是一样,虽然清酒的度数并不算高,但是一旦真的喝多了,后劲儿可绝对不小。
 
    时候已经不早了,宇都晴子也终于止住了话头。
 
    她苦笑道:“谢谢你听我讲了这么多。”
 
    “我愿意做一个好一点的倾听者的。”苏锐笑道:“还好,你走出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都那么多年过去了,要是再走不出来,可就把一辈子都耗在里面了,不值得。”宇都晴子转过脸去,对着门外喊道:“一心。”
 
    一个姿色容貌都属于上乘的侍女走进来了,她穿着和服,一进门便低头跪下了。
 
    “去给苏先生的客房放水。”宇都晴子吩咐道。
 
    苏锐知道,这所谓的放水,就是放洗澡水的意思,他已经决定明天一早走了,不过,虽然在这里过夜,但是放洗澡水这种事情也不用别人来伺候吧?
 
    苏锐刚想拒绝,宇都晴子就说道:“没关系,苏锐,你为了我做那么多事情,难道我让人给你放个洗澡水,你也要拒绝吗?”
 
    苏锐摇头苦笑。
 
    那个名叫一心的侍女已经转身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宇都晴子忽然说道:“苏锐,你看她怎么样?”
 
    苏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很随意的说道:“还不错。”
 
    不错个啥,他都不知道那姑娘的全名叫什么。
 
    “今天晚上就让她来服侍你吧。”宇都晴子忽然说道。
 
    这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。
 
    苏锐可万万没想到这番话居然能够从宇都晴子的口中说出来,看来,出身宇都流的她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的观念!
 
    开口就要把侍女送人?
 
    她敢送苏锐也不敢要啊,即便这姑娘长得不错,但是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个见到漂亮女人就想上床的马。
 
    他艰难的说道:“晴子,这也许是我们的价值观不一样,恕我直言,我还接受不了这种事情。而且,你这样做,有没有经过一心姑娘的同意?”
 
    把人当成礼物送来送去?
 
    苏锐知道,无论是在华夏,还是在东洋,上百年以前都会有这种风气,漂亮的侍女都是可以被互相赠送的,宇都流是东洋的传统大派,肯定把这种“陋习”给沿袭了下来。
 
    宇都晴子也有些微醉了,她的俏脸红扑扑的,好像回到了当年十八岁的时候。
 
    “苏锐,你的担心是多余的。一心她跟了我很久,我让她做什么,她就会去做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那也不能不尊重她的意见吧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什么不尊重的。”宇都晴子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:“她从来不会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,但是自从那次不经意的见到你之后,这两天就有些心神不宁了,我想,她应该是喜欢上你了,我这恰恰是尊重她的意见。”
 
    苏锐听了之后,很想说一句,她都没上过我,怎么能喜欢上我?
 
    不过,这种时候显然不适合开这样的玩笑,苏锐咳嗽了两声:“喜欢我也不用把她送给我啊,这不合适。”
 
    苏锐怎么都没想到宇都晴子竟然会来这一出,要是早知道这样,他可就不会决定在这里过夜了。
 
    “你真的这样想吗?”宇都晴子看着苏锐的眼睛,似乎要看穿他的心。
 
    苏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:“我是真的喝多了,你知道的,人一喝多了,有些行为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了。”苏锐无奈的说道:“所以你还是不要让任何一丁点的诱惑出现在我跟前,我怕我把持不住。”
 
    这才是真正的实话了。
 
    宇都晴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娇颜如花儿一般。
 
    望着这样的笑容,苏锐不禁愣了一下。
 
    过去了十好几年,还生了女儿,可是岁月真的没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。
 
    看到苏锐呆呆望着自己的样子,宇都晴子那本来就被酒精刺激的发热的脸庞更加的烫了起来,不过她也没有躲开对方的目光,而是笑了笑:“你看什么?”
 
    “没看什么,没看什么。”苏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,而是连忙端起一杯水猛地喝下去,掩饰自己的尴尬,同时,顺便让体温降一降。
 
    苏锐真的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个房间里呆下去了,否则的话,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呢。
 
    “时间不早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站起身来,感觉到头有点发晕,身子歪了一下,差点撞到门上。
 
    宇都晴子连忙上来,扶住了他的胳膊。
 
    “苏锐,你喝多了。”宇都晴子说道,其实,她也好不到哪里去,现在头晕的要命。
 
    两个人可都是在努力的保持所谓的清醒和冷静。
 
    “美女在一旁劝酒,我也没法拒绝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苦笑,他也没有把胳膊抽出来,就任由对方这样扶着,朝客房一路行去。
 
    园子里满是樱花树的芬芳,身边则是美人儿身上流露出的淡淡体香,苏锐不禁觉得略微有点心猿意马了。
 
   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到了房间门口便说道:“晴子,你也早点回去睡觉吧,谢谢你的盛情款待。”
 
    宇都晴子摇了摇头:“这款待可不叫盛情,就凭你帮助我的那些事情,我怎么款待都是不过分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觉得这番话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,于是苦笑着说道:“那也不能把你的侍女送给我啊,好了,你快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“我扶你进去。”宇都晴子不由分说,扶着苏锐便进入了房间。
 
    浴室里面,那个名叫一心的侍女刚刚放好了水,正在试水温,见到苏锐进来了,面庞微红,局促的站好,说道:“先生,水好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点点头:“多谢,你出去吧。”
 
    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独处浴室,真的是很尴尬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